我爱春天的故乡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4:45
  • 人已阅读

我的家乡是在布满山间水情的斗门五山。那是一个柳绿桃红,风和日暄的乡村。那里不都会的鼓噪。却拥有乡下的幽静。

一年四季,我的家乡五山都有不同的转变。春季东风得意春日融融。炎天晴空万里,云霞满天。秋日稻浪翻滚,果熟飘香。冬季安谧深沉,冷天澈骨。而我却喜爱春季的家乡。

“春眠不觉晓,四处闻啼鸟”。冬季刚过,春季的脚步悄悄。她来到了郊野,郊野披上了绿装;她来到了枝头,树枝长出了绿色的长发。春季,她像一双布满艺术灵感的巧手,默默地为我的家乡画一幅又一幅斑斓的画卷。

柳绿桃红,秋高气爽,我径自走在郊野边长龙般弯曲曲伸的小路上。向北面的郊野放眼望去满眼都是葱郁。郊野上成片的禾苗仿佛是五山斑斓的标记。郊野边的小河与禾苗绿白相间,一向向东延误,微微伸入云际,就像一幅斑斓的风景画,颜色搭配是那么协调爽目。这时候,吹来一阵和顺的东风,它像母亲用那和顺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,使我从身上到心里都认为无比酣畅

疏忽。

我在如许斑斓的景致中,无忧地奔,无虑地跑,亦无顾忌嘻嘻哈哈地欢笑。

在暖和阳光的照射下,我悄然默默地躺在绿而柔的小草上,仰望着蓝蓝的天空。蓝天上飘着丝丝游云,似碧海上的白帆,在不停地做远行的梦,眼前时而飞过啾啾的鸟雀,呢喃的春燕。看着看着,我就像是躺在母亲度量里的婴儿,在母亲哼唱的催眠曲中慢慢入谁。“唧”的一声鸟叫驱走了我的谁意,我翻身俯卧,将脸面贴在嫩嫩的,绿绿而又软软的小草上,把头埋在草里,我的脸认为难受极了。

像是闪眼间,蓝蓝的天空不见了,和顺的阳光不见了。皓白的月光涌现了,闪闪的星星涌现了。明月留给夜晚是斑斓的梦境,小河留给远方是自私的奉献,春季留给秋季的是欢跃的歉收。而童年留给我的则是多姿多彩的影象。在和顺的东风里,幽幽的黑夜中,我遥望远空,看到一只黑白的鹞子,在寻找,在思考,该像东风同样给今天的叶子添一丝的颜色,该像朝霞普通给晨夕增一份影象。

我爱春季的家乡。

?

上一篇:甜芦粟,我嚼出了一种人生的味道

下一篇:没有了